王志轩:“十三五” 电力行业该如何发展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对我国“十三五”时期的经济社会发展提出了新的目标和任务,这是新时期能源改革发展的指导思想和行动指南


北极星配售电网讯: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对我国“十三五”时期的经济社会发展提出了新的目标和任务,这是新时期能源改革发展的指导思想和行动指南。为深入学习贯彻《建议》,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推动能源革命不断取得新成果,推出“深入贯彻五中全会精神,展望十三五能源改革发展”大型系列宣传专题,采访专家学者,畅谈学习贯彻《建议》的认识体会。今天,记者专访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秘书长王志轩的文章,敬请关注。

记者:《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提出,实现“十三五”时期发展目标,必须牢固树立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请您谈一谈电力行业如何贯彻这个发展理念。

王志轩:十三五期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五大发展理念就是对“全面”的最好诠释。电力行业贯彻五大发展理念,关键是要从整体全面把握五大发展理念,不能把五大发展理念割裂开来,防止“木桶”原理中的短板效应。电力行业经过几十年尤其近十多年发展,不论从规模上还是发展质量上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但面对经济新常态和电力新常态,电力工业发展的一些基本矛盾发生了重大变化,较为突出的是电力供需矛盾由短缺向相对过剩转变,使电力行业与社会之间的矛盾进一步向电力行业内部矛盾扩展,发电与电网、发电与发电之间的矛盾扩展。

在环境与发展矛盾上,由常规污染物约束为主向低碳和水资源等约束上转变,使火电与可再生能源发电的矛盾、西电东送与就地平衡的矛盾、煤电与气电发展的矛盾、电力资源大范围优化配置与分布式电力发展的矛盾、电力清洁化与电网安全的矛盾以及电力改革预期的电价下降与电力清洁化带来的成本提高的矛盾都越来越尖锐。解决以上矛盾,必须以五大发展理念为指导,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大局出发,将五大理念落实到具体指标、具体行动上来。从解决电力行业各种现实矛盾来看,我认为,五大理念的关键点是“协调”,这个协调包括政治要求与法律政策的协调,国家和地方利益的协调,政府部门间权力及权利的协调,行业内各企业主体利益的协调等。没有协调,其他四大理念难以真正落实。

记者:《建议》提出,拓展产业发展空间。支持节能环保、智能制造、高端装备、新能源等新兴产业发展。加快突破新一代信息通信、新能源、新材料、航空航天、生物医药、智能制造等领域核心技术。目前,我国节能环保、电力装备、新能源产业的现状和技术水平如何?怎样进一步推进?

王志轩:从通用电力节能环保产业、电力装备、新能源产业看,我国总体上可以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但是一些核心技术仍然掌握在发达国家手中。特高压输电技术世界领先,核电、水电、新能源发电、火电机组部分技术国际领先。从进一步推进上看,主要是从三个方面考虑:

一是要突破核心技术,否则会造成中国产业化发展看起来很美,但与效益不成正比,或者看起来建设期费用不高,但运行期成本居高不下的情况。

二是要因地制宜应用新技术和设备。中国各地经济、技术、人力资源发展不平衡、客观因素造成的环境质量影响要素及环保敏感性不同,因此,在技术创新和使用新技术、新设备上,防止一刀切,而根据各地、各行业的特点采取区别性政策恰恰是“全面”的应有之义,如超低排放不能一刀切。

三是做到产业效益和社会效益相得益彰。节能减排产业对国内而言,效益不仅体现在它们自身对GDP的贡献上,更是体现在节能减排的效果上。如花费大量污染控制设备投入和电价补贴并没有带来真正的环境质量改善或得不偿失,这样的GDP增长不但没有正面意义,且是一种浪费。在我国结构性环境污染和结构性浪费仍然突出的情况下,要对行业节能减排效益和社会节能减排效益进行协调,使节能减排社会效益最大化。如通过降低电力污染物排放总量并使电力大气污染物排放比例上升才能解决污染问题,而电力污染物排放比例下降只说明结构性污染更为严重。

记者:《建议》提出,推进能源革命,加快能源技术创新,建设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提高非化石能源比重,推动煤炭等化石能源清洁高效利用。加快发展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水能、地热能,安全高效发展核电。加强储能和智能电网建设,发展分布式能源,推行节能低碳电力调度。请您谈一谈对优化能源结构、推动低碳循环发展的认识。

王志轩:认识有三个方面:

一是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推动能源革命的重要论述进一步成为全党的共识,成为十三五建设“现代能源体系”的行动指南。

二是十三五期间,把低碳发展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这与我国承诺在2030年左右达到碳排放峰值有直接关联。

三是低碳发展的关键是提高非化石能源比重和推动煤炭等化石能源清洁高效利用,二者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结合对世界各国能源发展的分析,我认为,全世界根本不存在什么最好的能源结构,只有最适合不同国家的能源结构。如果仅从区域面积大小来看,我国的一个省要比一些国家还要大,而且这些省的可再生能源生产的比例也非常高。就可再生能源发电比重来看,我国比美国也高。但这些并不能成为每个省、每个国家都学习的榜样,关键还要从我国能源和社会发展综合价值标准上判断什么是我国合理的能源结构,而不能从别的国家能源结构比例上判断中国是否合适。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80349000:2017-12-12 04:54:55